五四中文 > 都市言情 > 美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 第九章 果然有效!

第九章 果然有效!(1 / 1)

在几人惊讶的眼光当中,李江南夹着那道燃起蓝火的符纸往鸡血碗里一塞,嗤的一响,蓝火熄灭在鸡血中。

一碗本来是鲜红的鸡血,融入了烧过的符纸灰烬,变成了混浊黑红的颜色。

“徐先生,喝下半碗。”李江南把碗递给了徐言。

徐言看了看这碗肮脏的鸡血,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一碗脏兮兮的恶心东西,徐言根本就不愿意碰,更不要说喝进肚子里。

就算李江南懂点江湖术法,他也不相信能够治病。

要说治病,他只相信科学。

“把这碗东西端走,我不会喝的。我不相信这东西能够治病……”

徐言偏过头去,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语气中带着微微的不满。

如果不是父亲徐迟就在旁边,他的语气会更加激烈,不会对李江南有半点客气。

开了药病人却不配合,气氛就有些尴尬了。

徐迟看到李江南微微地皱起了双眉,便上前说道:“李先生不要见怪,我儿子从没有见过偏方治病,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也是情有可原。”

“请让我来跟他说说。”

李江南点了点头,没有多言。

徐迟开始教育起了儿子,“刚才你也看到了,李先生能在转瞬间将符纸用蓝火点燃,绝不是一般的凡人。”

“你应该试试他的这道偏方,也许真的能够治疗你的顽症。”

实际上徐迟也不敢确定李江南的这碗鸡血就能治好儿子的不育顽症,不过就算治不好,儿子也不会有多大的损失,因为这只不过是一碗混杂了灰烬的鸡血而已,虽然难喝,但对人体无害。

徐言明白父亲的意思,他为难地看向父亲说道:“爸,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试一试也就试一试,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我在江州地面又算是个有影响力的人物,如果其他人知道我胡搞乱搞,竟然相信江湖术士,傻乎乎的喝了碗纸灰鸡血,他们会怎么看我?”

边上的孙秘书找到了机会,跟着在边上进言,“没错,徐老板真不能喝他的这种巫医药方。”

“这种药不会有任何效果,反而会害得徐老板名誉受损,得不偿失……”

他们两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一通,徐迟听了之后,也开始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再继续劝儿子喝下这碗药了。

毕竟他们两说的没错,如果这碗药真的没效,结果就尴尬了。

李江南把他们三个的表情看在眼里,心知肚明,他们对自己还是没有信心。

“好吧,这碗药留在这里,喝与不喝,你们自己掂量。”

既然他们都不是很相信自己,李江南也就没必要再留下来逞强。

他把这碗鸡血放在桌上,“我把这药的用法说明清楚。”

“就照跌打药酒的用法,内服一半,外敷一半,按摩一刻钟,就能见效。”

“好了,能做的我都做了,也该走了……”

李江南转身走了。

他来这里本来就是因为刘春风的纠缠,而不得不过来与徐迟见上一面,如今刘春风的面子给了,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他也就懒得再耗费心思了。

至于徐迟父子两会不会听,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李江南走后,徐言指了指那碗恶心的鸡血,皱眉说道:“倒了。”

“好的……”孙秘书连忙端了桌上那一碗鸡血,往卫生间方向走。

徐迟终归觉得不妥,叫住他道:“等等!”

“儿子,我觉得你还是应该试一试。”

一直没吭声的刘春风,此时小声插话:“徐老板,我也认为您应该试试。”

“李江南的确是个神医,我亲眼看到过他把咽气的老太婆救活。”

徐言听后皱起了眉头,不悦之色,溢于言表。

“儿子,就算没效,试一试也没坏处。”

徐迟说道:“可如果这药真的有效,徐家就有后了……”

徐言当然清楚,父亲是多么希望能够抱上孙子。在他不能生育的这件事上,其实父亲比他更加痛苦。

“好吧,那就试一试吧……”徐言终究是抵不过父亲那殷切的眼神,暗叹了口气,端过了那碗鸡血。

不过徐言只是凑近闻了一下,就恶心地捂住了口鼻。

因为这看起来脏兮兮的一碗鸡血,气味太难闻了,实在是难以下咽。

“徐老板,不要勉强……”孙秘书体谅徐老板的难处,及时端下那碗鸡血,替他解了个围。

“先外敷,等会再喝。”

徐迟见儿子喝不下去,便找来个碗,倒出一半,先给儿子外敷。

徐言解开衣服,露出后腰部位疼痛的伤处,那里是他小时候落下的一处撞伤,虽然看起来皮表与其他部位没有二样,但,皮肉底下有一块淤积多年的肿块,手指稍微碰一碰,就会疼痛难熬。

徐迟撸起袖子,把鸡血涂抹在儿子的后腰伤痛部位,再辅以中医按摩手法,徐徐地用力按揉。

起先按揉的时候,徐言还疼得一个劲地皱眉,可持续了短短的半刻,徐言就明显感觉到后腰部越来越清凉,越来越舒服,似乎后腰里面那疼痛难熬的肿块,在慢慢地自行融化,然后逐渐地消失了。

“爸,我好像不疼了……”徐言连忙回头,目光中满是惊异。

徐迟已经停下了手,惊疑地看着儿子的后腰部位,那里的皮肉已经呈现出一片黑紫,显得怪异至极。

他看得出来,儿子的腰部旧伤,一定在出现某种离奇的好转。

“徐老,这陈年旧伤,似乎在自行散瘀……”刘春风也很惊奇,一副看到了怪事的表情。

他也是懂医的,当然看得出来,那皮肉下的陈年淤肿,正在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迅速消散。

“神了,简直神了!”

“我行医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效的偏方!”

“李江南的符医术法,果然有效!”

徐迟惊喜起来,忙道:“儿子,把另外半碗喝掉!”

徐言看到父亲振奋的表情,又结合自己后腰处的那种奇怪的清凉感受,哪里还不明白,那个叫李江南的年轻人,果然有两把刷子!

“快,孙秘书,端给我!”徐言暗暗激动,心情变得急迫。

他本来对李江南这种江湖术法是嗤之以鼻,可现在却充满了期待。

一旦喝下这药,就能传宗接代了!

偏偏孙秘书就像做错了事情一般,满脸为难地道:“对、对不起。”

“刚才我看您不情愿喝的样子,就想替你分忧,自作主张地把那碗鸡血,偷偷地倒掉了……”

“你说什么!?”

徐言听了这话,差点气晕了。

最新小说: 水浒之诸天万界渔网 家父汉高祖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大秦:开局成为墨家钜子 我真是实习医生啊 从当up主开始红遍世界 大唐之至尊乞丐 持证穿越,开局差点太监 循明 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