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都市言情 > 美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 第599章 传世之作,两幅字画

第599章 传世之作,两幅字画(1 / 1)

就在李江南跟随黑西装保镖前往二楼的时候,此时二楼西侧的会客厅内,新川左兵卫正在接见两名客人。

这两名客人一位是本省的高级官员,省-委秘书长齐思贤,另一位是位商界大咖,三福集团董事长、兼本省工商联合会的总会长,金又名。

新川左兵卫是东洋女王派驻本省的外交特使,他们两一官一商,特意来拜访新川左兵卫,自然是想跟特使先生攀一攀交情,以好顺利的争取到来自东洋商务考察团队的大笔订单,以及几千亿的投资。

齐思贤只有半边屁鼓坐在椅子上,小心翼翼地问道:“特使先生,这次贵国特意派出大规模的商务团队来我省考察,我方在行程接待方面的安排,您觉得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么?”

新川左兵卫放下茶杯,看向他道:“秘书长先生,您太过于谦虚了。”

“这次女王殿下派出商务团队来华洽谈,所有人员都得到了贵方良好的接待和照顾。”

“尤其是金会长,金先生能够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的时间,亲自接待、全程陪同,并举办了如此隆重的迎接酒会,实在是令鄙人心生感动。”

他站起身道:“新川左兵卫在此,谨代表摄政女王由美子殿下,以及所有来华的商务团队成员,向秘书长齐先生,以及贵省工商联合会会长金先生,表达由衷的感谢。”

“承蒙照顾,阿丽亚多……”新川左兵卫深深地鞠躬一礼。

见他如此客气,竟然鞠躬行礼,齐思贤和金又名顿时受宠若惊,有些手脚无措起来。

新川左兵卫是东洋摄政女王派出的外交特使,其身份之尊贵就相当于本国国家高层的重要外交大员,而齐思贤只是省一级的高官,从官员级别上来看,要比新川左兵卫低了不少,而金又名又只是个民间商团的会长,试问新川左兵卫如此郑重地行礼,他们两又如何承受得起?

“特使先生,您太客气了,快请坐、快请坐……”齐思贤都有点惶恐了,连忙起身相劝。

金又名也很惶恐,上前说道:“特使先生,您实在是太见外了。”

“做好接待贵使团的迎接工作,是我们工商总会应有的义务,您不需要这样多礼……”

“就是、就是。”

“特使先生,不怕您笑话,为了让贵使团此次来华考察留下一个愉快的经历,金会长还为每一名贵使团的成员准备了一份纪念礼品,这里面,也有两份特殊的纪念礼品,一份是送给您的,另一份还需要劳烦特使先生带回京都,转交给摄政女王殿下,以表达我省工商界的人士,对由美子殿下的感谢与敬慕。”

说话间,齐思贤给金又名使了个眼色,金又名会意,连忙笑着送上两幅字画。

这两幅字画的来头可不小,都是来自省城博物馆的收藏品,经过一级又一级的特殊批准,才经由金又名以本省工商总会的名义,先向博物馆捐一大笔钱,才把这两幅字画置换出来,再以民间商团友好馈赠的名义,作为礼品送给东洋皇室。

这两幅字画一副是齐白石的《墨虾》,另外一副字画更加不得了,是唐伯虎的真迹《雨竹图》。

如果按照当下的拍卖行情,齐白石的画作至少要价上千万,而唐伯虎的真迹作品,更是有价无市,就算那些酷爱收藏的大富豪,出上亿的价钱,也一定拿不到。

齐思贤和金又名心知肚明,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为了拿下东洋商团手里的大笔订单,以及那几千个亿的投资,必须要舍得下血本。

新川左兵卫久在东洋皇宫当差,当然是识货的人,他看着这两幅字画,情知对方给自己以及由美子殿下,分别送了一份重礼。

不过他迟迟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替女王殿下谢绝,毕竟,人家送这么贵重的字画,如果没有更大的利益回馈,那肯定也是不现实的。

这时候,咚咚地敲门声响,一个黑西装保镖推门说道:“左兵卫先生,李江南先生过来了。”

“是吗?”

新川左兵卫喜出望外,连忙起身:“快请李先生进来!”

黑西装把屋门完全推开,做了个请的手势,李江南稍稍点头,从容地走进了这座会客大厅。

新川左兵卫看到李江南进屋,紧走几步迎上去,一躬身道:“李先生好!”

“多日不见,先生风采如旧,还是那么的令人仰慕!”

李江南淡然一笑,说道:“都是老熟人了,就不需要客气了。”

“怎么,你这里有客人?没打扰你吧?”

新川左兵卫忙道:“不打扰、不打扰。”又做了个邀请的手势道:“李先生请坐,左兵卫为先生倒茶……”

说着新川左兵卫便把李江南请到了齐思贤与金又明上首位最显尊贵的主座中,然后躬着腰,亲自为李江南泡茶。

齐思贤与金又名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流露出深深地惊诧,这个看起来平凡普通的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以新川左兵卫皇室特使的尊贵身份,为什么会在他的面前显得如此谦卑?

李江南本来想直接跟新川左兵卫说,让他带自己去见杏梨花子,可是看到茶厅里还有两个端坐在那里的陌生人,都在用怪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便没好意思提起这一茬。

正好,看到茶几上摆开了两幅字画,李江南便随口开了个玩笑,缓和下这里生疏和拘束的氛围。

“左兵卫上校,”李江南还是沿用了以前对新川左兵卫的旧称,指了指茶几上,半开玩笑地道:“那两幅字画是谁的作品?看起来很有名家风骨,是你的藏品么?”

新川左兵卫连忙把茶几上的两幅画作拿过来,并不落座,而是恭谨地站在李江南的身侧,指着画作,给李江南细看:

“李先生,这两幅作品一幅是齐白石先生的画作,而另外一副,则是唐寅的真迹《雨竹图》。”

“这两幅字画都是难得一见的传世之作,左兵卫本想把这两幅字画捎回京都,奉送给由美子殿下鉴赏,但是先生既然喜欢,左兵卫就代替由美子殿下,将这两幅字画,赠送给先生。”

李江南听明白了,笑了笑道:“你还是拿回去给由美子吧。”

“由美子没有其他的爱好,平常就喜欢收集字画,我就不夺她的所爱了。”

新川左兵卫郑重地道:“先生,如果先生愿意收下这两幅字画,想必由美子殿下知道后,只会感到欣慰的……”

齐思贤和金又明木头般坐在旁边,几乎都已经看傻了。

他们不明白这个叫李江南的年轻人究竟有多大的来头,竟然当着新川左兵卫的面,直呼东洋摄政女王的名讳,而新川左兵卫不但没有任何不满的情绪,还如此胆大妄为,一定要把本来是送给女王殿下的字画,亲手转送给他。

新川左兵卫究竟是怎么了,不把字画拿回去讨好他的主子女王殿下,为什么一定要讨好这个年轻人?

最新小说: 我真是实习医生啊 大秦:开局成为墨家钜子 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机 大唐之至尊乞丐 循明 从当up主开始红遍世界 持证穿越,开局差点太监 家父汉高祖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水浒之诸天万界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