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都市言情 > 美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 第760章 猖狂的小毛贼

第760章 猖狂的小毛贼(1 / 1)

车子就停在院子里的一角,重要的东西也还在车子后箱,根本没被人动过,齐枫马上便开了这台车,载上李江南,离开这座已经燃起熊熊大火的道观。

回城只有五十多里,以齐枫平常开车的速度,一个小时都不需要,但是这次,齐枫把车速开得一点都不快,并且时不时地抬头看一眼观后镜,想看一看坐在后排的李江南。

像上次坐她的车一样,李江南话不多,就坐在后排闭目养神。

“李、李江南,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先前听鲁昆他们说,你会很快离开文川,还要南下,你能不能不要离开?”

齐枫有点忍不住了,终于开口说话了。

现在她的心里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希望说服李江南,让李江南留下来,跟她一块,一起做事,也在一起生活。

可是,李江南只是摇摇头,淡淡地说:“不行,我还有事情要做,必须离开……”

齐枫有点失落了,想要奉劝和挽留的话,再也无法说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以来她都是一个很自信、也很有气质的女人,在男人面前,从来都是主动的一方,很少会按照对方的思路走。

但是李江南这里,齐枫一看到他淡淡地摇头,就不由自主的顺从了、退缩了,以至于想要说服他留下来的念头,都跟着动摇了。

这让她想起多年前有位长辈跟她说的话:男为乾,女为坤,哪怕你再为强大,也是一个需要依靠男人的女人。

当你哪天遇到了一个可以带给你依靠、让你心甘情愿顺从他的男人,那就是你的天了。

齐枫回想起这些,又抬头看了观后镜一眼,心里不禁在想,也许李江南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可惜,他要离开,我却留不住他。

……

回到民宿,李江南与鲁昆他们稍微聊了几句,便背了包,与齐枫、鲁昆、廖宇、苗安四人道别。

因为凌晨四点,恰好有一辆经过文川的火车,直接开往南方的深市,从那里就可以直接越境进入港岛,而李江南想搭上这列火车。

考虑到自己的存在,会给齐枫他们带来危险,李江南坚持不让他们相送,只身离开民宿,搭了一辆夜间行驶的出租。

李江南本以为这个时候跑到火车站临时买票,很可能会买不到票,可万万没有想到,刚到火车站,就有好几个黄牛党亲热巴巴地找了过来,问他要不要火车票。

大概是疫情总是起起散散的原因,搭乘火车的旅客远不如以前那么人多,黄牛党的手里还剩下好几张车票,而且不喊高价,只比正规买票多二十块“手续费”。

李江南见是这么个情况,当然也不会免俗了,便来了一张黄牛票,准点上了火车。

唯一令他有点不满意的是,黄牛党手里的全是卧铺票,比硬座票贵了不少,给他增加了一笔开支。

来到卧铺车厢,与料想的一样,淡季加疫情,还有不少卧铺没人睡,李江南这一处,上下左右总共六张卧铺, 除了他之外,就只有一个翻来覆去睡不着的中年人,和一个靠在那里刷手机的时髦姑娘。

李江南保持安静,也没跟他们打招呼,放下背包,便和衣躺下来,闭眼休息。

大概到了拂晓的时候,那中年男人终于睡着了,发出一阵阵的鼻鼾声,弄得那漂亮的时髦姑娘皱了皱眉,看了一眼,然后取出耳塞,塞在了耳朵里。

被这鼾声一闹,李江南也有点不能休息了,他看了看那名熟睡的男子,偶尔还在梦呓,说什么“买地、扩产”之类的梦话,李江南当然也不能去惊扰人家的睡梦,便只好闭眼躺在床上,想点别的事情。

这时,三个青年男子从门口经过,大概是见这处卧铺厢人不多,而且又有个中年男人在那里打鼾,这三个青年便停下脚步,互相对视一眼,然后一个男青年进入厢房,另外两个便双手抱胸地守在过道上。

进来的那名男青年在空铺位上轻轻地坐下,打量几眼那个正在打鼾的熟睡男人,然后探手出去,摸向那熟睡男人边上的黑皮包。

对面上铺的漂亮姑娘并没有睡觉,看到之后,不禁流露出惊讶的眼光。

“嘘……”那摸包的青年停下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放低嗓音,邪邪地说:“小妞,哥敢在火车上玩,肯定不是一般人,你懂的。”

另外两个双手抱胸守在过道上的青年,同时流露出邪邪的笑容。

那时髦姑娘马上紧张的闭上睫毛,不敢再看了。

这种情况明显是遇到小偷了,而且还是那种明目张胆、不怕事的小偷,她不敢出声,也不敢多管闲事,只希望小偷不要找她的麻烦就好。

不过除了这个时髦的漂亮姑娘,还有李江南,也在眼睁睁地看着,眼皮子底下,那个鬼鬼祟祟的青年,想去摸旅客的皮包。

实际上李江南有点不理解,那青年明显是个想要偷钱的贼,可他手上并没有刀片之类的东西,而那个黑皮包又有防盗的密码锁,这家伙该怎么弄开皮包,掏出里面的钞票来呢?

漂亮姑娘都已经紧张的闭上眼睛不敢再去看了,可李江南却似乎没有受到影响,依然睁开着双眼,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那个想要偷钱的青年,似乎有脾气了。

只见,那青年凶狠地瞪了李江南一眼,压低声道:“龟儿子,不明白是吧?”

“如果你再看,老子会挖了你的眼珠子,带回去喂狗!”

李江南听后眼神一冷,猛地抬脚就是一下,正踹在这个冲他耍横的男青年的脸上。

“哎呀……”

那男青年一声惨叫,轱辘般倒在了床铺底下,哎呦呦地在窝在那里,捂着面颊惨嚎。

这一下,熟睡的中年男人惊醒了过来,疑惑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李江南淡淡地提醒道:“注意你的皮包,来了小偷。”

中年年人一愣,紧接着,外面那两个男青年,阴测测地走了进来。

“龟儿子,你敢多管闲事,知道会怎么死么?”

在中年男人和漂亮姑娘惊恐的眼光下,那两个男青年掏出了冒着寒光的匕首,逼近向李江南。

最新小说: 循明 家父汉高祖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大唐之至尊乞丐 水浒之诸天万界渔网 从当up主开始红遍世界 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机 持证穿越,开局差点太监 大秦:开局成为墨家钜子 我真是实习医生啊